喜欢本站请将www.px4000.com——zf011.com——107906.com——tb165.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 留言
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性虐  »  暴虐絲襪武娘
暴虐絲襪武娘
广告

鬆夏雪穿著一身白紗高叉長裙,白色絲襪和布鞋,紮著高馬尾,一頭烏黑的長發披肩而下,修長的睫毛下雙眸閃亮而有神,鼻尖高挺,雙唇緋紅,那身段極為曼妙,酥高挺,有著渾圓挺翹的誘人臀部和修長的美腿,一看就是經常運動的女孩。

衹見她淡然的說道:「妳練的不過是粗淺野蠻的外家拳法,好勇鬥狠,打了幾個根本不會武功的騙子而已,這些人根本沒有師承,打敗他們又有何難?」

徐雷武一聽就不樂意了,怒聲回道:「什麽叫粗淺的外家拳法?這叫MMA,自由搏擊,是經過科學的高強度訓練後誕生的現代格鬥術,經過無數擂臺實戰的檢驗和改良,相比起來,妳們那個什麽衹可意會,不可言傳,點到為止,術高莫用,虛虛實實的才是花拳繡腿瞎扯淡!」

鬆夏雪一聽也怒了,嬌嗔道:「不許妳侮辱本門武術,中華武術流傳了數千年,博大精深,真正的高手根本不屑于上擂臺和人打鬥,妳懂什麽?」

徐雷武一聽樂了:「好一個博大精深,好啊,我問妳,人家天天數小時係統的練習力量,擊打,實戰,妳們每天在幹什麽?」

鬆夏雪輕蔑的答道:「本門武功高深莫測,家師早就教導過,修煉拳腳不過是外家功夫,習武之人練氣,修心,冥想參悟,修習內力才是正道,我們的修行方式豈是這種粗淺流于表面的外家功夫能比的?」

「好啊,既然妳說的那麽玄乎,那我們就來試試吧?不過不能白打,我們定個賭注如何?」徐雷武看著鬆夏雪那凹凸有致的嬌軀壞笑著說道。

「哼,看妳那淫邪的眼神,妳當本女子不知道妳在打什麽齷齪的主意?本姑娘告訴妳,打本姑娘歪主意的流氓混混妳不是第一個了,三兩下就會被本姑娘打的滿地找牙。」鬆夏雪自信而高傲的答道。

「流氓混混?當然了,妳們成天那些不科學的訓練方式,搞個幾年力氣也比普通人大,收拾沒有練過的普通人自然不在話下,但是和專門練習搏擊的人一比,那可就……」徐雷武不屑的說道。

「哼……井底之蛙,妳以為妳靠那些蠻力就有機會贏本姑娘?本姑娘盡得師傅真傳,內力深厚,豈是妳這種荒野村夫能比的?」

「既然如此,妳認為妳贏定了,妳敢賭輸了由我隨意處置嗎?」徐雷武壞笑著問道。

「隨意處置?妳以為本姑娘不知道是什麽意思嗎?妳這齷齪的流氓……」

「妳別管我齷齪不齷齪,既然妳認為妳不可能輸,那麽再齷齪的賭約對妳來說都不算什麽,因為不會輸就不必兌現,怎麽,妳難道怕了嗎?」徐雷武故意嘲諷道。

「口氣還真大……行,要是本姑娘輸了,任由妳處置,但是要是妳輸了,給本姑娘嗑三個響頭從此銷聲匿跡,不許再出來丟人現眼汙蔑傳統國術,衹怕到時候被本姑娘內力震傷,連個字都說不出,聽清楚了沒有?」

「好好好,可以開始了嗎?……」徐雷武兩眼放光,心想這會賺大了……居然碰到個長的那麽漂亮還那麽蠢的大美女,一定要好好的玩死她!立刻雙拳擺好架勢,原地來回踏步,開始熱身準備。

而鬆夏雪卻氣定神閑,不緊不慢的站在原地,閉目冥想,絲毫不動,一副超凡仙子的樣子。

「……可以開始了嗎?」徐雷武哭笑不得,等了片刻後見對方還是不動,問道。

「盡管放馬過來吧~ 」鬆夏雪緩緩睜開雙眼柔聲說道,雙手緩緩的打開,擺開架勢,但是卻離頭胸等重要部位離的很遠,門戶大開。

徐雷武一看對方破綻百出,直接上前試探,虛晃幾拳,鬆夏雪卻鼓足力氣,連續幾掌朝對方劈過去。

「啪啪啪!」

徐雷武頂起胳膊一檔,不痛不癢,也不還手,讓鬆夏雪啪啪啪的打了好多掌,然後對方漂亮的一扭小蠻腰,給他來了個飛躍高踢,卻被徐雷武一把抱住玉腿,一下朝前一頂,鬆夏雪單腿撐地被推的連連後退,柔弱的身子壓根頂不住對方膀大腰圓的身軀,滑倒在地。

「怎麽會……如此大力?……混蛋?!!……放開我?!……嗯啊?」鬆夏雪還沒回過神,對方直接抱住她的玉腿來了個交叉關節技,將她嬌軀朝下一翻,屁股高高翹起,雙腿交叉,被朝後用力的一掰。

「呀啊?!!……」鬆夏雪感覺自己的雙腿都頂到了自己的後腦上,好在她身體柔韌,雖然覺得很痛但是還沒骨折,衹是身體被彎曲成了O形,而徐雷武用一衹手鎖住了她的脖子,朝後一勒,將她的嬌軀直接折成一個球形。

「嗯啊啊?!……啊?……」鬆夏雪被鎖成這個羞恥的姿勢,無法發力,衹能用小粉拳不斷反抗,想戳徐的眼睛,但是背對著別人,又無法發力,根本戳不到,被徐用力一勒脖子,頸部動脈和氣管受亞,沒幾秒就翻著白眼要暈過去。

「啊?!……啊?!……不可……能……」鬆夏雪在地上嬌喘著,雙手都被徐反剪到了背後,死死按住,根本無法掙脫。

「妳輸了……按照約定,我可以隨意處置妳……而且妳也猜到了,我要怎麽處置妳,對吧?」徐雷武壞笑著一把扯下了鬆夏雪高叉長裙下的內褲,退到了大腿根部,穿著白色絲襪的鬆夏雪光著雪白的屁股,嬌叫著喊道:

「放開我?!妳這個禽獸?!!……妳要幹什麽?!我要報警了?!……嗚嗚嗚?!!……」沒等鬆夏雪喊完,早有準備的徐雷武已經將一團布塞進了她的嘴裏,然後用膠帶將她的小嘴封了起來,再用繩子將她的手腕並攏捆住。

「嗚嗚嗚嗚嗚?!!……」鬆夏雪一雙絲襪玉腿在地上猛蹬,嗚嗚的劇烈掙紮著,徐雷武卻已經脫了褲子,將大肉棒在她的翹臀上來回摩擦起來。

「怎麽,想反悔?!我早就料到了,妳們這些大師就知道虛張聲勢,講大話吹牛,一旦輸了就各種不認賬,所以……妳別想跑,乖乖吃本大爺一炮吧哈哈哈!!!」

「嗚嗚嗚嗚?!?!!!不?!!……嗚嗚嗚?!……」此時的鬆夏雪哪還有什麽大派宗師大弟子的風範和俠女仙子的範,被徐雷武騎在胯下,大雞巴一下就捅進了她的蜜穴中,被抱住嬌軀瘋狂的抽插起來。

「啪啪啪啪啪啪!!!!!!」

「嗚嗚嗚嗚嗚?!!……」

徐雷武的大肉棒戳進鬆夏雪的蜜穴深處一次次用力的撞擊她的子宮,頂的她的翹臀不停的彈動。

「好爽……好緊……不愧是經常鍛煉的美女……妳們那些玄學武術,強身健體還是可以的……但是明明平時沒有高強度的對抗訓練,都在那扯什麽意境,硬要吹牛什麽實戰也無敵能打,簡直是笑死個人!!……老子今天就肏死妳這吹牛的騷貨!!!」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鬆夏雪瞪大媚眼,被徐雷武的大雞吧捅的神情恍惚,仿佛是在夢裏。

「嗚嗚嗚嗚?!!怎麽……可能?!……為什麽……他力氣……那麽大……為什麽……我的掌法……不管用了?!!……明明……修煉的……那麽到家……不可能!!……嗚嗚嗚!?!……」鬆夏雪被幹的嬌叫連連,白絲玉腿不停的用小腿回踢徐雷武的背部,但是根本使不上力,反倒讓徐雷武更加的興奮,直接一衹手抱住她亂踢的白絲美腿,用繩子也並攏捆住,用手抱住,如騎馬用馬鞭拍馬屁股一樣的姿勢,騎在鬆夏雪的翹臀上,一下下的用大雞吧在她的騷穴中猛插猛頂,頂的她浪叫連連。

「嗚嗚嗚嗚嗚?!!!!!……」

「哈哈哈,奶大腰細,還有腹肌,腿又長,妳說妳幹點模特網紅什麽的不好……偏偏要吹牛玩實戰?……也行……不少老板就喜歡妳這種仙子俠女的打扮,經常鍛煉體力又好,肏起來特別帶感!!噢……真爽……這小腰扭的!哈哈哈!!」

「啪啪啪啪啪!!!!!!!……」

徐雷武的大雞巴頂的鬆夏雪的宮頸一陣陣的收縮,還刻意用堅硬的龜頭頂在鬆夏雪的宮頸處來回的摩擦,一看就是老手,這劇烈的刺激讓鬆夏雪仰起頭嗚嗚的浪叫,很快就高潮了。

「嗚嗚嗚嗚?!!不要!?!……不要那裏?!……嗯啊啊?!……身體?……嗚嗚嗚?!……」

「噢好爽!!……這騷貨高潮了吧?……騷穴收縮的那麽厲害……夾的那麽緊還那麽多水!!!」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徐雷武也爽的不行,在鬆夏雪高潮蜜穴劇烈收縮嬌軀不停亂扭的同時,爽到極點的他連續將熾熱的精液一股股的連續射到了她的子宮內,然後從她扭動的雪白翹臀中倒噴而出,粘在她的屁股和絲襪上。

「嗚?!……」

徐雷武拍著鬆夏雪的翹臀,握著肉棒,對著鬆夏雪美艷的臉蛋,將剩餘的精液一股腦的全射到了她的臉上!糊的她的睫毛和鼻尖上到處都是。

「嗚嗚嗚嗚嗚?!!……」鬆夏雪聞到一股撲鼻的腥味,睫毛被粘的差點睜不開眼,羞恥的無法用語言形容,她居然被一個男人強姦後顏射了!!!!自認為已經是武林高手的她,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會有今天!!!如此柔弱無力的像大人打小孩一樣,被輕易的擊倒制服捆起來堵了嘴被人肆意的強姦蹂躪毫無還手之力!!

「爽是爽完了,但是按照約定,隨我處置,我要把妳帶回去,慢慢的玩……」徐雷武淫笑著在鬆夏雪耳邊說道。

「嗚嗚嗚嗚嗚?!!!!……」鬆夏雪嚇的瞪大媚眼,嗚嗚嗚的劇烈的扭動嬌軀掙紮著,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自己要被他當成性奴囚禁起來了!!!

鬆夏雪亂蹬的玉腿被徐雷武彎曲起來,捆成四馬攢蹄,渾身的繩子又被緊密的加固,再用膠帶將她的手指死死的包裹在一起,然後如擰小雞一樣將她單手提起,塞進了旅行箱裏,最後看了一眼她那美麗而驚恐還沈浸在一片難以置信眼神的迷人雙眸,淫笑著鎖上了箱子,揚長而去。

鬆夏雪穿著一身白紗高叉長裙,白色絲襪和布鞋,紮著高馬尾,一頭烏黑的長發披肩而下,修長的睫毛下雙眸閃亮而有神,鼻尖高挺,雙唇緋紅,那身段極為曼妙,酥高挺,有著渾圓挺翹的誘人臀部和修長的美腿,一看就是經常運動的女孩。

衹見她淡然的說道:「妳練的不過是粗淺野蠻的外家拳法,好勇鬥狠,打了幾個根本不會武功的騙子而已,這些人根本沒有師承,打敗他們又有何難?」

徐雷武一聽就不樂意了,怒聲回道:「什麽叫粗淺的外家拳法?這叫MMA,自由搏擊,是經過科學的高強度訓練後誕生的現代格鬥術,經過無數擂臺實戰的檢驗和改良,相比起來,妳們那個什麽衹可意會,不可言傳,點到為止,術高莫用,虛虛實實的才是花拳繡腿瞎扯淡!」

鬆夏雪一聽也怒了,嬌嗔道:「不許妳侮辱本門武術,中華武術流傳了數千年,博大精深,真正的高手根本不屑于上擂臺和人打鬥,妳懂什麽?」

徐雷武一聽樂了:「好一個博大精深,好啊,我問妳,人家天天數小時係統的練習力量,擊打,實戰,妳們每天在幹什麽?」

鬆夏雪輕蔑的答道:「本門武功高深莫測,家師早就教導過,修煉拳腳不過是外家功夫,習武之人練氣,修心,冥想參悟,修習內力才是正道,我們的修行方式豈是這種粗淺流于表面的外家功夫能比的?」

「好啊,既然妳說的那麽玄乎,那我們就來試試吧?不過不能白打,我們定個賭注如何?」徐雷武看著鬆夏雪那凹凸有致的嬌軀壞笑著說道。

「哼,看妳那淫邪的眼神,妳當本女子不知道妳在打什麽齷齪的主意?本姑娘告訴妳,打本姑娘歪主意的流氓混混妳不是第一個了,三兩下就會被本姑娘打的滿地找牙。」鬆夏雪自信而高傲的答道。

「流氓混混?當然了,妳們成天那些不科學的訓練方式,搞個幾年力氣也比普通人大,收拾沒有練過的普通人自然不在話下,但是和專門練習搏擊的人一比,那可就……」徐雷武不屑的說道。

「哼……井底之蛙,妳以為妳靠那些蠻力就有機會贏本姑娘?本姑娘盡得師傅真傳,內力深厚,豈是妳這種荒野村夫能比的?」

「既然如此,妳認為妳贏定了,妳敢賭輸了由我隨意處置嗎?」徐雷武壞笑著問道。

「隨意處置?妳以為本姑娘不知道是什麽意思嗎?妳這齷齪的流氓……」

「妳別管我齷齪不齷齪,既然妳認為妳不可能輸,那麽再齷齪的賭約對妳來說都不算什麽,因為不會輸就不必兌現,怎麽,妳難道怕了嗎?」徐雷武故意嘲諷道。

「口氣還真大……行,要是本姑娘輸了,任由妳處置,但是要是妳輸了,給本姑娘嗑三個響頭從此銷聲匿跡,不許再出來丟人現眼汙蔑傳統國術,衹怕到時候被本姑娘內力震傷,連個字都說不出,聽清楚了沒有?」

「好好好,可以開始了嗎?……」徐雷武兩眼放光,心想這會賺大了……居然碰到個長的那麽漂亮還那麽蠢的大美女,一定要好好的玩死她!立刻雙拳擺好架勢,原地來回踏步,開始熱身準備。

而鬆夏雪卻氣定神閑,不緊不慢的站在原地,閉目冥想,絲毫不動,一副超凡仙子的樣子。

「……可以開始了嗎?」徐雷武哭笑不得,等了片刻後見對方還是不動,問道。

「盡管放馬過來吧~ 」鬆夏雪緩緩睜開雙眼柔聲說道,雙手緩緩的打開,擺開架勢,但是卻離頭胸等重要部位離的很遠,門戶大開。

徐雷武一看對方破綻百出,直接上前試探,虛晃幾拳,鬆夏雪卻鼓足力氣,連續幾掌朝對方劈過去。

「啪啪啪!」

徐雷武頂起胳膊一檔,不痛不癢,也不還手,讓鬆夏雪啪啪啪的打了好多掌,然後對方漂亮的一扭小蠻腰,給他來了個飛躍高踢,卻被徐雷武一把抱住玉腿,一下朝前一頂,鬆夏雪單腿撐地被推的連連後退,柔弱的身子壓根頂不住對方膀大腰圓的身軀,滑倒在地。

「怎麽會……如此大力?……混蛋?!!……放開我?!……嗯啊?」鬆夏雪還沒回過神,對方直接抱住她的玉腿來了個交叉關節技,將她嬌軀朝下一翻,屁股高高翹起,雙腿交叉,被朝後用力的一掰。

「呀啊?!!……」鬆夏雪感覺自己的雙腿都頂到了自己的後腦上,好在她身體柔韌,雖然覺得很痛但是還沒骨折,衹是身體被彎曲成了O形,而徐雷武用一衹手鎖住了她的脖子,朝後一勒,將她的嬌軀直接折成一個球形。

「嗯啊啊?!……啊?……」鬆夏雪被鎖成這個羞恥的姿勢,無法發力,衹能用小粉拳不斷反抗,想戳徐的眼睛,但是背對著別人,又無法發力,根本戳不到,被徐用力一勒脖子,頸部動脈和氣管受亞,沒幾秒就翻著白眼要暈過去。

「啊?!……啊?!……不可……能……」鬆夏雪在地上嬌喘著,雙手都被徐反剪到了背後,死死按住,根本無法掙脫。

「妳輸了……按照約定,我可以隨意處置妳……而且妳也猜到了,我要怎麽處置妳,對吧?」徐雷武壞笑著一把扯下了鬆夏雪高叉長裙下的內褲,退到了大腿根部,穿著白色絲襪的鬆夏雪光著雪白的屁股,嬌叫著喊道:

「放開我?!妳這個禽獸?!!……妳要幹什麽?!我要報警了?!……嗚嗚嗚?!!……」沒等鬆夏雪喊完,早有準備的徐雷武已經將一團布塞進了她的嘴裏,然後用膠帶將她的小嘴封了起來,再用繩子將她的手腕並攏捆住。

「嗚嗚嗚嗚嗚?!!……」鬆夏雪一雙絲襪玉腿在地上猛蹬,嗚嗚的劇烈掙紮著,徐雷武卻已經脫了褲子,將大肉棒在她的翹臀上來回摩擦起來。

「怎麽,想反悔?!我早就料到了,妳們這些大師就知道虛張聲勢,講大話吹牛,一旦輸了就各種不認賬,所以……妳別想跑,乖乖吃本大爺一炮吧哈哈哈!!!」

「嗚嗚嗚嗚?!?!!!不?!!……嗚嗚嗚?!……」此時的鬆夏雪哪還有什麽大派宗師大弟子的風範和俠女仙子的範,被徐雷武騎在胯下,大雞巴一下就捅進了她的蜜穴中,被抱住嬌軀瘋狂的抽插起來。

「啪啪啪啪啪啪!!!!!!」

「嗚嗚嗚嗚嗚?!!……」

徐雷武的大肉棒戳進鬆夏雪的蜜穴深處一次次用力的撞擊她的子宮,頂的她的翹臀不停的彈動。

「好爽……好緊……不愧是經常鍛煉的美女……妳們那些玄學武術,強身健體還是可以的……但是明明平時沒有高強度的對抗訓練,都在那扯什麽意境,硬要吹牛什麽實戰也無敵能打,簡直是笑死個人!!……老子今天就肏死妳這吹牛的騷貨!!!」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鬆夏雪瞪大媚眼,被徐雷武的大雞吧捅的神情恍惚,仿佛是在夢裏。

「嗚嗚嗚嗚?!!怎麽……可能?!……為什麽……他力氣……那麽大……為什麽……我的掌法……不管用了?!!……明明……修煉的……那麽到家……不可能!!……嗚嗚嗚!?!……」鬆夏雪被幹的嬌叫連連,白絲玉腿不停的用小腿回踢徐雷武的背部,但是根本使不上力,反倒讓徐雷武更加的興奮,直接一衹手抱住她亂踢的白絲美腿,用繩子也並攏捆住,用手抱住,如騎馬用馬鞭拍馬屁股一樣的姿勢,騎在鬆夏雪的翹臀上,一下下的用大雞吧在她的騷穴中猛插猛頂,頂的她浪叫連連。

「嗚嗚嗚嗚嗚?!!!!!……」

「哈哈哈,奶大腰細,還有腹肌,腿又長,妳說妳幹點模特網紅什麽的不好……偏偏要吹牛玩實戰?……也行……不少老板就喜歡妳這種仙子俠女的打扮,經常鍛煉體力又好,肏起來特別帶感!!噢……真爽……這小腰扭的!哈哈哈!!」

「啪啪啪啪啪!!!!!!!……」

徐雷武的大雞巴頂的鬆夏雪的宮頸一陣陣的收縮,還刻意用堅硬的龜頭頂在鬆夏雪的宮頸處來回的摩擦,一看就是老手,這劇烈的刺激讓鬆夏雪仰起頭嗚嗚的浪叫,很快就高潮了。

「嗚嗚嗚嗚?!!不要!?!……不要那裏?!……嗯啊啊?!……身體?……嗚嗚嗚?!……」

「噢好爽!!……這騷貨高潮了吧?……騷穴收縮的那麽厲害……夾的那麽緊還那麽多水!!!」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徐雷武也爽的不行,在鬆夏雪高潮蜜穴劇烈收縮嬌軀不停亂扭的同時,爽到極點的他連續將熾熱的精液一股股的連續射到了她的子宮內,然後從她扭動的雪白翹臀中倒噴而出,粘在她的屁股和絲襪上。

「嗚?!……」

徐雷武拍著鬆夏雪的翹臀,握著肉棒,對著鬆夏雪美艷的臉蛋,將剩餘的精液一股腦的全射到了她的臉上!糊的她的睫毛和鼻尖上到處都是。

「嗚嗚嗚嗚嗚?!!……」鬆夏雪聞到一股撲鼻的腥味,睫毛被粘的差點睜不開眼,羞恥的無法用語言形容,她居然被一個男人強姦後顏射了!!!!自認為已經是武林高手的她,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會有今天!!!如此柔弱無力的像大人打小孩一樣,被輕易的擊倒制服捆起來堵了嘴被人肆意的強姦蹂躪毫無還手之力!!

「爽是爽完了,但是按照約定,隨我處置,我要把妳帶回去,慢慢的玩……」徐雷武淫笑著在鬆夏雪耳邊說道。

「嗚嗚嗚嗚嗚?!!!!……」鬆夏雪嚇的瞪大媚眼,嗚嗚嗚的劇烈的扭動嬌軀掙紮著,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自己要被他當成性奴囚禁起來了!!!

鬆夏雪亂蹬的玉腿被徐雷武彎曲起來,捆成四馬攢蹄,渾身的繩子又被緊密的加固,再用膠帶將她的手指死死的包裹在一起,然後如擰小雞一樣將她單手提起,塞進了旅行箱裏,最後看了一眼她那美麗而驚恐還沈浸在一片難以置信眼神的迷人雙眸,淫笑著鎖上了箱子,揚長而去。

广告
广告